─ 關於屋頂
 

    這幾天屋頂需要一個屋頂。
    不是唱著你的歌的屋頂,就只是簡單的家裡面二樓天花板上面的那一個屋頂。這屋頂平平的,屋頂地踩起來粗粗的,平常也不會沒事就上屋頂那裡去,但是卻著實很喜歡屋頂,或許是會到屋頂上去的時候都是好天氣的緣故。抱著無精打采的被子枕頭上去曬,幾小時後它們就變得蓬蓬的,而且充滿太陽的味道;當一群一群的布偶娃娃們合著趴著倒著在平平的屋頂上,就去幫他們像煎魚一般地翻個面,幾個小時後一隻ㄧ隻的熊啊狗的布偶們身上的毛也都充滿了太陽的味道,和棉被枕頭合著一起,就整個房間都像被陽光抱過一樣。

    也不是沒有想過如果有一個往兩邊斜下來的屋頂的房子的模樣,看起來好像風雅風雅的,很像是別墅之類的東西,繪本和故事書裡的屋頂沒有人是這種平平的模樣,我想小時候的我大概我還以為只有斜斜的屋頂才叫屋頂。但在這一大區一大排平平屋頂的住宅區裡用個斜斜的屋頂實在突兀,連屋頂自己都要感到難為情,實在沒有必要這樣為難這麼照顧我們的屋頂,雖然他慢慢有了年紀開始會粗心大意讓一些雨水跑進屋子裡來,但我還是真心喜歡這屋頂的。
    這個平平的空間裡除了幾根曬衣服棉被的竿子之外就只有通往屋頂的門了,這樣什麼都不太有的地方,一到那兒去卻也就不太想下來,看看風景曬曬太陽,用俯瞰的方式瞄一眼這條巷子,直到走進那道門並嘰嘰嘎嘎地栓上然後得到一種全然的黑暗,走下樓梯再次回到室內有光的地方時,還以為自己剛剛去了個什麼地方,但那不過是個平平的屋頂罷了。雖然不是什麼特別的地方,但確實屋頂上就是一個好空間。

    這幾天屋頂需要一個屋頂的原因是因為下雨。一般的時候下雨的話屋頂是絕對不需要一個屋頂的,也許室內需要幾片布和小桶子(颱風天我拔麻就會開始鋪「水路」,這樣進來玩耍的雨水才不會亂跑,而是會乖乖進到桶子裡去,否則我麻米光擔心就飽了,哪來的睡眠),但是也不到一個需要另一個屋頂來幫忙的地步。不過屋頂上的好空間已經要消失了,終究屋頂是老了,總不能老這樣放任雨水進來。新空間的建立有助於改善這一系列問題,只是必須向屋頂上的好空間告別。
    於是前幾天通往屋頂的門框啷框啷地被敲掉之後,我們就像是住在一個帳篷裡面。走在往屋頂去的樓梯瞬間還不知道會通到哪裡去,一抬頭就見到幾根支撐的竿子和一片塑膠布,近似於一種奇妙的入口。師傅終究對天氣過於樂觀,也就沒多擔心會下雨的問題(?)但這畢竟是宜蘭啊,看著幾個布和牆壁的縫隙時也就只能祈禱上天保佑了。晚上一聽到雨落地的聲音,正在看電視的我們互相看了看,摸摸鼻子上樓去應變了,就這樣早上天氣好的時候陽光毫不吝嗇地曬了進來,相當舒服的暫時補強,果然變了天雨也照樣進來,兩老迅速衝上去補強帳篷,好似熟練的童子軍一般,搭救了一晚的睡眠。

    前陣子不知怎麼的常常到屋頂去曬衣服收衣服,遊走的時間比以往多了點,也就對這個平常若有似無卻又實質上相當討人喜歡的好空間感到有點不捨。

    在下一個屋頂出現之前,小帳篷你可要好好撐著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othercatz 的頭像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