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字是「」


未來有名無實的原因是因為沒有「」
也不完全是沒有只是缺乏
但也不完全是缺乏只是比較虛幻
其實也不完全是比較虛幻而是比較像是達成之不能
但其實也不完全是達成之不能而可能比較偏像是攤軟之類的
無限延伸下去最後不知道會到什麼地方是以簡稱為未來有名無實


    若是用韓寒的說法這就叫做敏感詞。但其實我是比較喜歡青春。就像比起" "有時候我會比較偏愛「」的意思是一樣的,而反之亦然。
    
    當然有非用" "不可的時候,總會有這樣的情況,像是整理東西的時候翻出了以前的英文作文本,第一篇的第一個字就被畫起來了,因為居然在英文字裡放了個「,老師在作文底下嚴肅地申明不可再犯一樣的錯,於是之後換成國文老師在作文簿上訂正" "符號為「」。在那之前也許我以為全世界的標點符號都可以通用 ,但結果顯然不是如此。巴別塔連這個都蓋到了真是不簡單。

    但最近「」裡的敏感詞卻不斷出現在生活中。敏感是詞的錯還是體質的問題,這點可能需要考證。就像林仙那帝只是想打個球但是大家卻希望他當個神,整個隨著那顆像是過敏原的球而生的輸贏又是長疹子又是打噴嚏的。但這裡這個「」裡的字詞和林仙那帝和球和韓寒和作文一點關係也沒有,它比較像是一個本身的存在不是什麼特別的問題,但不知道爲什麼有時候就是會忽然變成問題的過敏原,說出口就要打噴嚏掉眼淚長疹子紅腫發炎的,而且抓不得,免得給未來留下難堪。所以要噤聲。噓。但是它是著著實實存在的,像缺席一般著實存在,以缺席代替的出場,比本人出席還要引人注目,就像無招勝有招,爸比之前愛唱這句,我是和武俠小說不熟悉,但這句倒真是挺好的。

    每當在家裡附近散步的時候就會想說這該不會是我人生最悠閒的時候了吧。忙碌很好,喜歡忙碌也很好,就像悠閒很好,喜歡悠閒也不會不好的意思,這是一樣的,所以當然也可以說「」很好,喜歡「」一點也不會不好,老實說這都是一樣的事,就跟一個人說我有想做的事我有夢想是完全一樣的。但其實像夢想這種東西我也是不太熟悉的,就像討厭人生規劃和讀書研究計畫一樣,真能這麼簡單行事一切這麼老實地照著走的話,應該就不需要發展算命和占卜的學問了,但事實上這兩門學問可說是發展得很好呢;就像下跳棋也不能先寫計畫,誰知道另外兩外玩家的下一步棋呢,真是太刺激了。但夢想老是給人很熱血的感覺,如果聽起來一步步豆豆仔行好像效果就不是很好,不過新階段剛開始生活的確就是豆豆仔行這種類型,總之是活得下去的,但得面對未來可能有名無實的焦慮,結果又說到「」裡的這部份,血馬上冷了一半。結果最後還是不太懂夢想這種東西,那好像很抽象。

    總之所謂好生活這種東西,就跟問人說東西好不好吃是一樣的,有大部分人認為好吃的東西,也有很多人認為難以下嚥的東西,但世界上存在更多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東西,無法簡單分類成好吃和不好吃。模糊的東西可以很有趣,也可以很讓人摸不著頭緒,所以顯得莫名奇妙,花招百出,也可能令人擔心。只是當不管走到哪裡最後卻都回到「」的原點的時候,就像開車被衛星導航帶入了夜市小路一般,走是能走,路也存在,但光是對到窗外那些拿著雞排的人站成兩排望進車內的眼光,就不知到是該理直氣壯,還是擺個抱歉的表情會好點。
   
    這個月一再反覆關鍵字是「」這傢伙。在創造敏感的議題的這部份你贏了,但你輸了,我是想這麼表示的。但也是不會把話說死的,就說未來難以捉摸了。就算聽起來似乎是一種窩囊式的勇敢。

    
    
   

創作者介紹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