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邊界

    我們的家鄉是個美麗小島,而既然是島,陸地與海就有明確的邊界;也就是說,從這裡到另一個國家之間有著明確的界線。
    而我們這個可愛的島基本上就是被好大的藍色邊界給包圍起來的。
    可以有100種方式環島,到外島的話就需要坐船或飛機,至於出國,像是這種要跨越邊界的事自然是要坐飛機的,郵輪嘛,實在是太不普遍了。說老實話以前有點難以想像臥鋪究竟長什麼樣子,或者坐在陸上交通工具上打個盹然後就被叫醒說要通關之類的這種事。
    進到一個鄉鎮市的時候總是會看到鄉市長的歡迎蒞臨某地牌子,而縣有縣界,九彎十八拐北宜公路上有宜蘭和台北的縣界,有一次週末下午拔比麻米臨時起意,於是我們就到縣界那邊去吃茶葉蛋了。
    
    國有國界,但在這種一大片陸地的連起來的地方,彼此之間的界線是既明確又模糊的存在。在這種模糊的狀態下默默地就來到邊境,在睡夢中跨越了邊界,然後就來到另一個地方。
    原來已經在另一個國家了。
    
    
─ 關鍵字是赫爾辛基

    彼得堡被塑造成俄羅斯向歐洲世界的窗口,於是窗戶一打開就看到芬蘭。
    芬蘭是彼得堡的鄰居,赫爾辛基是彼得堡人的好朋友。彼得堡人會用一個週末,甚至是一天的時間來回到赫爾辛基去買東西,在這裡說我要去芬蘭說得可是順口的很,像是家常便飯,說走就走。

    我在四月和五月接棒的時間點到赫爾辛基散步了一會兒,出發之前先看了幾張照片,但這些建築都像是會在彼得堡的某個角落就遇見的,於是暗自下結論這是兩個很相像的城市。一下火車,空氣中充滿了雨的味道,居然是很熟悉的那種在午後雷陣雨之後柏油路上會散出的味道,這是在彼得堡所沒有的味覺印象。
    一整個下午,烏雲密佈、下雨、雲打開、太陽出來、刮大風、然後再度烏雲密佈,這樣的循環不知道輪了幾回,於是在大風中,在設計博物館前和熱心帶路的兩個芬蘭女生道別,在太陽露臉的時候吃冰淇淋,在大雨中參加遊行看爵士樂表演,然後在陽光灑滿的狀態下登上議會廣場上大教堂的47個階梯,欣賞滿階帶白帽穿彩色連身衣的大學生創造出來的節慶景象,最後在大風中在海港邊的市集過癮地大口吃魚。
    
    隨後就發現了赫爾辛基和彼得堡終究是不同的兩個城市,但或許是因為是在這個特別的時間點的關係,赫爾辛基對我而言是一個氣球的城市。


─  關鍵字是勞動節

    下過雨後鋪著電車軌道的石磚路顏色變得很飽和,幾個上下坡路段都安安靜靜的,適合散步。
    4月30日下午忽然開始的遊行,衝上天的綵帶瞬間密布了整個天空,背景是熟悉的西洋流行樂,從台灣到彼得堡到芬蘭都是長那個樣子,周圍的人穿著奇特的衣服喊著我們不懂的口號,他們群聚、他們大聲喊叫、他們歡欣鼓舞,這是他們的狂歡節日,我們既是旁觀者卻又同時參與著,並不因此感到扭捏不自在,反倒是被這樣的氣氛感染了一身的熱鬧。

遊行的序幕
   
滿天的小綵帶  
 
   很巧的是這趟遇上了芬蘭的大節日。勞動節是這裡的狂歡時刻,大教堂平台上的一個大學生告訴我們,在這個節慶大家會戴上白色的帽子(高中畢業他們每個人會收到一頂這樣的帽子),穿著奇妙的連身衣(像是薄版的俄國小孩連身衣,但很多人會把上衣部分綁在腰間,裡面穿別的衣服;另外,連身衣上面可以自己繡上各式各樣的徽章圖案),然後大家會在這個下午聚集到議會廣場,於是整個大教堂的階梯會充滿各式各樣顏色的人、旗幟和氣球。
    而且他們已經慶祝了一整個禮拜了。
    之後他們一群人很熱情地請我們吃傳統蛋糕,口感吃起來有點像是台版甜甜圈,只是被做成了長方形的樣子,上頭也灑了滿滿的糖。

口感像甜甜圈的傳統蛋糕

    明信片上的大教堂階梯上總是只有幾個小黑點,我們卻幸運地遇上黑底白點的熱鬧時刻。

議會廣場上大教堂階梯佈滿人群的難得畫面,白點點是帽子 

    這個在赫爾辛基的勞動節讓人聯想到俄羅斯的謝肉節,一大票人不分你我他的一起過節慶祝,整個地方都充滿了節慶氣氛:謝肉節的時候開開心心地遊行跳舞牽手繞圈圈,勞動節的時候遊行然後給雕像們戴上白色帽子,然後在草地上野餐、在議會廣場上吃喝聊天。

即使下雨也要繼續的野餐 

    一點點不一樣的是,在這個時候,在赫爾辛基,即使看到滿地的酒瓶碎片,一大群一大群年輕人叫叫鬧鬧的,我們卻沒有一點恐懼感。
    在俄羅斯的話,又是酒瓶碎片又是群眾的基本上就感覺有點大事不妙。


─ 關於氣球

    氣球是節慶的代表,帶著點童趣卻又不淪為幼稚。

歡迎來到氣球之城  

    其實從早上開始就不斷看到路上到處有人抓著一大把氣球在賣了,我總是覺得他們可以就這樣浮在空氣中走路,另外還有被充了較重氣體的小豬、臘腸狗和肥貓形象氣球,帶著他們就像是牽著一隻可愛的寵物在逛大街。雲打開的時候天很藍,各種顏色各種造型的氣球就像是要飛上天去,像是滿地的天外奇蹟;而烏雲密佈的時候這樣多采多姿的氣球們則實實在在地說明了這仍是一個正在慶祝節日的城市。

地上跑的小豬和臘腸狗  

感覺抓一把氣球就能飛上天     

因為下雨變得陰暗的下午幸好有氣球提醒了大家這是個歡樂的節慶


究竟是正要起飛還是剛降落呢
    

    就這樣這種歡欣鼓舞的氣氛和各種氣球一起塑造了對赫爾辛基的城市印象。
    但卻又忽然下起了雨來。
    而且雨還越下越大。
    怎麼遊行老是在雪中或是雨中呢? 3月初在彼得保羅要塞的謝肉節遊行根本是在莫名奇妙忽然暴走的暴風雪中進行,然而幾分鐘過去,忽然就雪過天晴,雲都開了,天空變成清澈的藍色,剛剛的那一陣暴風雪像是幾天之前的事,像是冬天用最後一絲力氣耍狠一般(然而之後雪還是陸陸續續下到四月初),畢竟謝肉節就是一個把冬天送走、迎接春天的節日。

    在大書店裡待到他們要關門的時間,這天五點就要關門了,雨也差不多到這時候才停下來,書店用了芬蘭、瑞典、英文、俄文等四種語言廣播,聽懂了兩種,由此可知俄國人在赫爾辛基的確是大宗遊客。廣播的時候我正在雜誌區,一大區的雜誌報紙封面全都是英國王子結婚的照片;順道一提,後來會話課時安娜表示他們一點都不明白為何俄羅斯媒體需要實況轉播英國那場世紀婚禮,其中意義不明。

    雨停了,眼前的景象盡是帶著白帽子的人、穿著彩色連身衣的群眾站在街上便聊起天來,每個人手裡都握著香檳杯;然後不時地會看見優雅的老爺爺和老奶奶手勾著手在街道上散步,頭上同樣也帶著白帽子,一直覺得兩個人或許是在聊他們中學的往事,或是大學時期在議會廣場上是如何慶祝的這個節日的。
    每個階段各有不同的瘋狂和浪漫吧,但同樣的是他們都會在這四五月交錯的時間點不分老少地一起戴上高中畢業帽,這算是一種集體記憶也說不一定。

    一直想要牽著可愛小豬氣球在赫爾辛基街上優閒散步,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問了價格之後我決定對它保持美好的印象,看著別人牽就好。忽然抬頭就看見又有氣球自由了,我想如果坐著小飛機在芬蘭領空上盤旋,這兩天攔截到的氣球應該足以讓飛機無法降落吧。

飛走的小豬  

    眼前的路忽然被彩色的龐然大物給擋住,他也不拔山倒樹,風一吹,路又再次回到眼前,氣球獸不知道又去嚇唬誰了。
    但感覺他絕對是隻溫和的獸類,而且還開心的很。

氣球拱門 

就像是一串串彩色葡萄在路上閒晃 

城門城門雞蛋糕  

大風中不聽使喚的氣球們   

    總之,像這樣走一走就需要閃躲一下被風吹得倒向行人、不聽使喚的氣球獸,只能說走在這條路上相當令人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othercatz 的頭像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禎
  • 喔喔喔喔這篇看到好多氣球,就讓人好開心喔:)

    原來彼得堡和赫爾辛基是鄰居啊!好想去北歐晃晃逛逛:)

    赫爾辛基的勞動節感覺好歡樂,議會殿堂似乎也不再嚴肅!

    灑了糖的蛋糕看起來好好吃,看著看著我都餓了......
  • 小禎禎禎禎:DD
    雖然說是他們好鄰居結果也是坐了一個8個小時左右的客運才到哈哈(去程坐了火車路經好多像是小城鎮之類的地方)而且雖然都在北方都有冰天雪地的冬天這兩個地方的風格還是很不一樣耶
    芬蘭的勞動節真的有讓我大開眼界到:)在勞動節狂歡真是個很酷的主意。最不酷的就是他們很人性化的放假了,只能眼巴巴的盯著可愛小店的櫥窗看嗚

    anothercatz 於 2011/05/13 04: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