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鍵字是西曬

    冬天快要結束了我想,因為面對芬蘭灣的我們的寢室從下午四點左右開始出現嚴重的西曬情形。

    
─ 關於搬遷

    話說從頭,我的大行李箱在來這裡的第一個月大致上呈現一個完好如初的樣子:衣服分類放在保鮮袋裡,電鍋也還纏著膠帶。而之所以不把東西好好的擺出來放的原因,就是為了隨時可能出現的搬家時刻。
    種種的因素,好的不好的不太清楚,可能聽起來有點漂泊,但過程還稱得上是好玩有趣。在這裡,居然是在彼得堡體驗了所謂的孟母三遷,而且不多不少正好就是三次。

    2010年8月28日晚上走出彼得堡不大的普科夫機場,氣溫10度;一被接到機,小巴就載著我們一行人在夜晚的彼得堡公路上往我們以為應該是宿舍的方向前進,車子稍微停下來的時候往車窗外看,想了一下哇這是什麼地方啊的時候,車子居然就真的停下來了。
    看起來不像是宿舍。我想著。
    事實上也真的不是。

    我們在гостиница южная(南方旅舍)住了一個禮拜左右,過了幾天走很多路還有和АШАН(類似家樂福的連鎖大賣場)只有五分鐘路程間隔的生活,然後忽然就接到通知說我們有宿舍可以住囉。
    不過不是彼大的宿舍就是了。

    於是開始了我們的парк победы(勝利公園)兩個禮拜左右的通勤生活,還有和糟糕的網路磨耐心,我們住在一個距離地鐵站парк победы(勝利公園)10分鐘路程的出租宿舍裡,每天和上班族一起擠地鐵到學校上課。原本說要住兩個月的,有一天又忽然接到通知說我們真的有宿舍可以住囉。
    順道一提,搬出парк победы的那一天是9月28日。

    從機場到彼大位於ул. кораблестроителей(造船者街)的宿舍坐小巴轉地鐵再搭公車大約是一個小時以內的時間,不過這段路我們走了整整一個月才到。其實還滿好玩的,因為不經意地到了好些個區域是如果沒有住在那邊就不會去的;而且也因此重新開始了好幾次,新的開始總是給人很振奮的感覺,因此可以說是亢奮了一個多月。
   
    打開彼得堡的地圖,我們搬遷的痕跡剛好畫成一個尾巴在左邊的倒勾勾。


─ 回到西曬

    搬進位於10樓的這間面對芬蘭灣的宿舍已經是2010年10月18日的事,(距離搬進3舍又快過了一個月,中間還有一些其他的小故事,但那是之後的事),總之,那天下午整個房間大西曬,又亮又熱,還想著可能需要去買個窗簾來在下午遮個太陽,卻自此沒再見過又亮又熱的西曬。

    之所以要提搬遷故事是因為住在парк победы(勝利公園)的時候,住的那間房間在下午的時候也會有西曬。那時候窗戶一望出去隔著中庭小路就是兩棟又高又大的宿舍了,幸運的是太陽會在這兩棟宿舍間的縫隙下山,上完課回來的時候整個房間又暖又亮的;對那時最深刻的一幕是中秋節大餐,我和阿尼亞兩個人煮了一陣子然後又吃了很久,那頓中秋大餐我們整個是配著夕陽一起吃掉的。

    現在住的這裡面對著芬蘭灣,夕陽天天有新招,還有季節限定的西曬。

    白天長長的速度比我以為的快多了,上禮拜一帶著牛奶車買的超大罐牛奶回到宿舍的時候,整間宿舍呈現一個照片亮度被拉到極右邊的狀態,還一路亮到沒有窗戶的廚房;這天更是西曬到無處可躲,不管是正面對著窗戶的我的書桌,或是後面一點阿尼亞的書桌,整間全都攤在西曬的陽光下。坐在書桌前只看見一片光明,卻什麼事都做不了,光線從各個方向射入眼睛,無處可躲。後來我決定窩在書桌側邊和大行李箱擠成一團,算是給自己找到一個暫時的亡命天涯小空間,結果和家裡視訊的時候爸比卻一直不停地嚷嚷著:太亮啦太亮啦!什麼都看-不-到---!

    所以冬天快過完了,我想;還有,可以去買去年沒買成的小窗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othercatz 的頭像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anothercat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